袁文献 发表于 2017-2-12 21:49:19

顺庆庵屋对面袁氏祖坟考证

本帖最后由 袁文献 于 2017-2-12 21:52 编辑

袁国新:顺庆庵屋对面袁氏祖坟考证
    丁酉年正月十五,陪同叔父,经屋堂丘对面张全甲屋角上,披荆斩棘,步行约500米,至虎形山,可见一弧形墓冢。

    坟茔杂草丛生,已无法区分具体棺位,但麻石围成的墓圈整齐完整,坟头石刻“山高水长”四字清晰可见,墓碑共计四块,三块居中,一块居右,记录有“祖考”、“先考”云云,究竟是何先人长眠如此?

    第一块碑文记载:“曾祖考袁公君才老大人之墓”、“先考袁公秋馥老大人之墓”,君才、秋馥何许人也?

    稽考吾祖五桂老大人,其为人也,刚正不阿,克勤克俭,为裁翦逢缀之事,闻名乡里。

    吾祖生子三,雪松、阳生、霞生,为追溯历代先人,反推代系序列如下:
    雪松、阳生、霞生<——五桂<——海苍<——奇昌<——星点<——超贤<——南玉<——君才……


    由此可见,虎形山葬有我鼻祖君才大人。我本家与王家冲袁氏本系一族,均系纶音公后裔。纶音生三子:君才、清才、三才。君才发派为我本家,君才之弟清才、三才发派为王家冲及各地袁氏。

    遥想当年王家冲子孙越来越多,人稠地稀,君才挺身而出,对父亲伦音说,我携妻儿上梨子坳开荒种地吧,父亲点头应允。

    于是,君才与妻子彭氏一起在顺庆庵落户,君才生子二:聘林、南玉;南玉生子二:超贤、秋馥;超贤生子三:星点、既明、沛泽……子子孙孙无穷匮也。

    第一块碑文所载袁公秋馥乃袁南玉的次子。此碑系大清同治十一年谷雨时节(公元1872年)袁富春为他的父亲袁秋馥及曾祖父袁君才所立,时年袁富春32岁,距今已有145年。而我鼻祖君才公卒于公元1817年,距今刚好200年整。


    第二块碑文记载:“先考袁公超贤老大人之墓”、“祖妣袁母周氏老孺人之墓”、“先妣袁母刘氏老孺人之墓”,此碑系同治十一年谷雨时节(公元1872年),星点、既明、沛泽为父亲袁超贤、母亲刘氏以及祖母周氏(南玉的妻子)所立。

    星点、既明、沛泽与富春系叔伯弟兄关系。从第一、二块碑文可以推测,同治十一年谷雨时节,星点、既明、沛泽、富春共同商议为先祖立碑,叔伯弟兄姊妹关系仍十分和谐。


    第三块碑文记载:“祖考袁公茂清老大人之墓”“祖考袁公振武老大人之墓”、“祖考袁母谢氏老孺人之墓”,立碑时间为大清光绪三十二年(公元1906年)。

    茂清、振武何许人也?茂清、振武系我鼻祖君才长子聘林的第四个、第五个儿子。此碑系茂清的孙子连芳、运芳、翼鸿、少安为茂清所立;振武的孙子瑞梧、瑞桐为振武及妻子谢氏所立,时年连芳为22岁,瑞梧为42岁,连芳、运芳、翼鸿、少安、瑞梧、瑞桐共曾祖父聘林,尚未出五服。


    第四块碑文所载“先妣袁祖母姜氏老孺人之墓”,此碑显示为二OO二年清明所立,因字迹模糊,相关信息无法辨认,不知为哪房哪系为谁所立,尚待查证。


    综上诉述:顺庆庵屋对面虎形山我历代先祖墓圈共葬有9人(含第四块尚待查证的姜氏),分别为:我鼻祖袁君才,君才的孙子袁超贤、袁秋馥,君才的媳妇周氏(南玉之妻),君才的孙媳妇刘氏(超贤的妻子),君才的孙子袁茂清、袁振武,君才的孙媳妇谢氏(袁振武之妻)。

    其中,君才、超贤、周氏、刘氏系我本家的嫡系血亲,一脉相承。顺庆庵屋对面虎形山系当之无愧的祖坟所在地。文革时期破四旧,大多坟茔被毁损,而我祖之墓圈完好无损,实在是皇天庇佑。

    据袁氏族谱所载,君才之子南玉葬王家冲老屋后,超贤之子星点葬六寨坑石头湾,如果能找到南玉、星点的坟茔,则从我祖五桂老大人起,共计八代先祖长眠何处,我辈皆能娓娓道来,岂不令人骄傲?

    编注:作者袁国新系“岳户”宁乡廖家滩袁氏“辉”字辈后裔。

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顺庆庵屋对面袁氏祖坟考证